图文:那些年 那些人 那些事

湖北日报讯 图为:支教生活艰辛,但锻炼人的意志。图为支教生丁记峰从小小洞口里取水。

图为:支教生正在给学生上课。

记者曾莉 实习生王放 程璐 唐良霄

10年,从1个,到41个。

徐本禹和他的接力者们坚韧不懈,在贵州大山深处努力地托起新的希望。

岁月可以带走时光,却带不走记忆。当年的支教者,不管他们现在哪里,那些曾经笑过、哭过、爱过、痛过的支教故事,被永远定格。

心,悄悄被大山填满

也许孤独和寂寞让人痛苦,很快你会发现,这里会让人内心世界变得丰富,让浮躁的心静下来。 支教生宗明绪

在开往贵州的火车上,第五届支教生宗明绪憧憬着支教生活:青山绿水间,有座教学楼,老师在讲课,山里娃在认真学,朗朗书声回荡山间……

然而,下车撞进现实却是:泥泞山路,昏暗宿舍,穿着破旧的学童,难咽的玉米饭……

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宗明绪的心一下子揪起。在没有网络和电视的夜晚,孤独和寂寞让人痛苦难言。

改变发生在一天中午。

宗明绪正吃着午餐,菜是土豆丝。土豆是当地主食,天天吃。班上的女孩杨杰跑来告诉他,土豆有很多种做法,油炸、清蒸、做土豆泥,每天要变着吃。小小的提醒,顿时让宗明绪感到温馨。

第四届支教生张春丽,对支教的艰苦倒是早有心理准备。到大石的第一天,她就走了6个小时的山路去买菜。当晚,学校突然停水,她和同事打着手电,上山疏通水源。水来了,电又停了。如此几次折磨,这个坚强的女孩快撑不住了。

但是,很快她发现,停水时,有学生挑着水默默送到学校,那水是学生家里省出来的;出门去办事,有孩子特意嘱咐:“老师,路上走慢些”……

是的,支教的艰苦,山区对教育的不重视,曾经让支教者们无助和痛苦。可是,孩子们和家长们大山般质朴的帮助,把支教者们的心,悄悄填满了。

爱,默默地在荡漾

我翻出照片,寻找光影里的流年,一张张照片,一张张笑脸,一个个故事,笑与泪、苦与甜,交织成属于大山里的青春时光。 支教生张威威

“老师”,这个称呼有多重,第五届支教生严文高在大山里有了切身之感。

在这里,他度过了一生难忘的教师节。女孩们自制精美的信封,贴上小花小草,悄悄放到他桌上。上课了,孩子们齐声喊“老师节日快乐”。

真诚的祝福,情深的称呼,让他意识到肩上支教的任重道远。

每年圣诞节,第三届支教志愿者周磊就会想起一个叫杜敏的女孩。离开大石的时候,杜敏写了一张纸条给他,“你照亮了我前进的方向。为什么只能让我们相处一年?”这张纸条周磊至今珍藏着。当年圣诞节,杜敏寄给他一个苹果和一条她织的围巾。“山里邮寄很困难,那苹果吃着特别有滋味,围巾带来的不仅仅是温暖。”

第二届支教生张青林喝过世界上最好喝的蜂蜜。他到学生高密家家访。那天,正下雨,很冷,高密的爷爷冒雨到地里摘来黄瓜给他吃,奶奶翻箱倒柜,找出一罐还没开封的蜂蜜冲给他喝。后来,张青林才知道,这罐蜂蜜是奶奶的宝贝,一直舍不得喝。

爱,在支教老师与大山的学生们心间,默默荡漾着。他们之间的情谊,淳朴、真挚。在山区孩子心里,支教者是老师,更是亲人。

路,在脚下延伸

在大山,懂得了乐观、坚强、豁达……人生的路,因此而不同。感谢,生命中有一段简短的旅程,简单却丰富。支教生陈立

“老师,看,我们的学校也像城市!”小男孩声音里满含兴奋,正盯着崎岖山路的第五届支教生张威威抬起头,看见孩子图画本上是学校的素描。

看了半天,他恍然大悟,对于在青山和泥土里长大的孩子来说,一个水泥和白灰修建的希望小学可不就是荒野的“城市”吗?

于是,张威威的课堂“偏题”了,在图画课上描述了中国的地理概况,下课时他说:“考上大学,你们就能去城市。”

下课了,学生小雷拉住他的手问:“老师,怎样才能考上大学,我不怕苦”。

一个小男孩的故事,至今激励着第三届支教生丁洁。一个冬日早晨,下着大雨,班上有个叫陈鹏的男孩家离学校很远,要走2个多小时的山路,丁洁以为他不会来了,但陈鹏还是按时赶来,全身湿透。丁洁呆了。

支教一年,改变一生。他们相互说,爱心支教之路,一定要延伸走下去。

(本文来源:荆楚网-湖北日报 )